• 0 (2)

重生的華沙 left or right?

 

華沙舊城區其實在二戰時整個被炸爛,現在看到的風貌是華沙人按照老照片建起的…

這個故事在每次來到華沙時我都會在聽到一次,卻總是依舊感人至深…

當走出鐵幕滄桑歲月後,動人的故事自然成為自由市場下最有利的行銷,吸引著無數如我一般總是容易感動以及喜歡咀嚼那充滿淒風顛沛與含苞待放或重生的不平淡故事的行者。

是的,舊城區成了商業觀光的重鎮。商機來了!我看到了好幾個年輕人提著藤編籃子推銷著玫瑰花給至此享受浪漫景緻的情侶們或是其他的觀光客,今年這種賺觀光客的小本生意明顯的比去年又來的多了,生意的確是真不錯!

拐了個彎,晚上九點多天色已暗的角落,有個阿嬤她沒有漂亮的籃子,也沒有年輕人的舌燦蓮花。事實上,她也根本不會講英文,她就這樣默默拿著幾束花站在昏黃的角落,被熙來攘往的人們忽視。

那早已被我丟進海馬迴的波蘭文終於稍稍派得上用場,我硬是擠出了一些拙劣的語句。

“Ile kosztuje"(這多少錢)

“5 zł"(5波幣)

阿嬤手上拿著小花像是只是路邊或是自家花園摘來的,一點也不精巧,比起那玫瑰又顯得浪漫不足。但有黃、有紫還有一株小草,用葉子綁成一束,雖不起眼但甚為可愛,況且也才約台幣50元。

好吧,於是我買了下來,我看著他那充滿感激的神情彷彿我是今晚唯一的顧客。

走著走著,我突然想到,這個阿嬤不知道有沒有經歷過華沙毀城與又重新站起的過程。
民主社會有自由美好,但有幾次機會和老一輩的華沙人聊聊,他們卻會緬懷共產的平均分配制度,不用受到資本競爭的淘選。阿嬤一把年紀拿著幾束小花站在這如今充滿活力的街頭,她現在到底是像她手中的花一般繽紛,還是其實不敵玫瑰仍顯得凋零。

所以,你說向左走還是向右走是好?

我拿著花沿著新世界大道走到了聖十字教堂,這是愛國鋼琴家蕭邦心臟埋葬的地方,他一生都可望波蘭復國,在其歌曲中充滿著愛國情懷,但最後卻病逝於異鄉……我想對我來說自由還是誠可貴,只是可以的話,我們能多注意一點那在角落中奮力生存的人們,那自由就更顯得美好了吧?!

(此文章由原作Lynn.C提供)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moomi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