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DSC

洛杉磯小東京記憶軸 Little Tokyo , “a place for what’s absent, a place for absence”

 

洛杉磯市中心的小東京 ( Little Tokyo )有著寫著日文招牌的餐廳、超市與雜貨小舖,各種食物道地又美味,廣場中央甚至還有人唱著卡拉OK。纖瘦的日本男孩女孩們正熟練的使用著竹筷用著晚餐,若不是他們操著純正流利的英文對話,幾乎讓人真的以為至身在日本。早在一百年前就有許多的日本人千里迢迢的來到洛杉磯白手起家,此匯集相互扶持的力量與溫暖,也在此找到傳統宗教的慰藉。

????????

隨著日本飲食大受西方歡迎,在妥善規劃下,小東京成了美國人外出用餐的首選之一。對於旅客來說也是個具有文化意義的歷史保存區。小東京不再專屬日本人畫地自限的區域,反倒成了洛杉磯最具有異國風采、最熱門的觀光景點。

????????

然而,在大夥兒樂觀的正視未來;觀光客、食客們湧入裝潢講究、五光十色的日本村廣場(Japanese Village Plaza)的同時,卻反而沖淡了歷史的印記,剩下拼貼出的異國想像。

????????

走出赭紅色的日式牌坊,對街平凡無奇的 East First街上其實寫著更多的故事。除了大黑家等幾家受歡迎的店家仍舊門庭若市之外,不少店家如今顯得暗淡無光。日式老書店、老旅舍垂垂老矣,四季更迭的痕跡清楚的烙印在印有過氣明星銷像的泛黃海報上。

????????

目光隨著正拉下鐵門的老店而下,地板燙印著金色字跡,代表著這裡過去經營的店家與歇業年份。一間一間的細看之後,發現年份大都集中在一九四零左右。原來1942年日本攻擊珍珠港事件發生後,美國藉此將住在西岸的日本人囚禁至遠離太平洋沿岸的集中營。雖然集中營非如同納粹般的喪盡人道,但營內的依舊褐衣不完。直到了1944年戰爭結束後,因日人表現良好,且部分在軍事情報上有所貢獻。終於,美國政府在一九四五年結束了日人的人身限制,得以回到西岸重新東山再起。

????????

Sheila Levrant de Bretteville 與 Sonya Ishii在此創作了名為Omoide No Shotokyo (古老小東京的記憶)公共藝術作品,除了年份與老店家的金色印記外。金色燙字底下還有著一條黑色時間軸穿越整條人行道,依時序紀錄下日本人於此的發展過程。包括重要的政策、商業發展等發生在此的各種里程碑。時間軸的底下另烙印著斜體句子,上面寫著在此日裔美國人對於小東京的情感心得。然而,從街頭延伸到街尾,時間軸在戰爭留下了一片空白,僅顯著”戰時中”三個漢字,最後時間軸停留在了一九四七。

SONY DSC

“a place for what’s absent, a place for absence”創作者故意將時間軸留白,更彰顯著日裔美國人被送入集中營這段沒有歷史事件得以在此時發生的事實。最後軸線停留在戰後,同樣也不是代表著結束。它代表著是小東京在經歷過歷史傷痛之後的逐漸復興。留下了空間,留給之後來到此日裔美國人創造出東山站起了故事。

????????

不論是繼續存在的老店家保有著生命的韌性,或是鎖定觀光客群的後現代日式餐館為歷史地區注入了新態度。歷史古建築與摩登造型都是真實的小東京,繼續寫著故事的小東京。

????????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wanlc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