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DSC

【Greenland 】 格陵蘭之冬-文明受害者

 

"這裡沒有高速公路 "

在冰雪覆蓋的格陵蘭自古以來各城鎮間的交通方式便是格陵蘭犬拉雪橇。這裡的人至今仍舊保存著老祖先留下來的智慧-準確的判斷氣溫下冰雪的穩定度,然後操著格陵蘭語指揮狗兒在那我看起來皆是白茫茫無所差異的大地上前往目的地。

這是老祖先留下來的智慧,最能因地適宜。而格陵蘭犬牠們也屬於這個大地,禁制出口至其他地區,牠們享受在冷冽的空氣下奔馳。狗與駕駛不是一種階級之分,訓練好一批雪橇狗的訣竅辨識與牠做朋友。

"以前狗狗很喜歡沿著海岸旁甚至海面上奔跑呢!"我在格陵蘭認識的一名女畫家兼雪橇駕駛一邊揮舞著雙手擺出駕駛的模樣,一邊娓娓道來這段北極圈故事。

這次來到格陵蘭我本來是要借宿在他家沙發的,可是很不幸的他家客廳現在長滿了黴菌,所以我輾轉到了THOMAS家落腳。

"該死,格陵蘭不該那麼熱的!"她順道抱怨她家的黴菌實在難以處理。

我來格陵蘭時已經是接近永夜的11月底,頭幾天氣溫約在零下負30左右,可是明天卻變成了零下四度,連我都在這短短幾天感受到這可怕的氣候異常。

照理來說格陵蘭的冬天應該是又冷又乾,從十月到隔年三月或四月最適合狗拉雪橇,因為雪質夠好。可是這近十年年的全球暖化,沿海一帶再也沒有夠硬的海上浮冰,岸邊也沒了厚雪。這幾年更糟,氣溫太高又變化太快,雪太快融化、太滑、太脆弱,狗拉雪橇的季節因此也變短了,有時候地面還會太少冰而有泥濘難以前進。更重要的是現在已經不能在結冰的 Disko Bay 駕駛狗兒獵捕鯨魚和海豹了!

"也因氣候暖化使的地面太滑,這幾年走路滑倒而骨折的人也變多了!"在醫院工作的 THOMAS nbso online casino reviews 在一旁補充。

文明生活帶來了氣候異常。在亞熱帶的我們的確也感受,夏天熱的像烤箱,冬天陰晴不定。只是氣候異常帶來生活上、傳統上的改變,格陵蘭人比我們體會得更強烈。而文明不僅在遙遠的地方透過大自然循環影響格陵蘭,文明的入侵使越來越多人選擇到大城市努克工作,和我們一樣升學、賺錢。越來越少人會駕駛格陵蘭犬了,反正有些地方可以靠雪上摩托車或是坐飛機。

狗狗們能工作的項目變少了、能工作的時期變短了。於是,人們也不在那麼需要狗兒了。過去五年內格陵蘭犬減少了四分之一,有些是主人不願好好照顧而餓死,有些則被安樂死...

文明的影響、文明的侵入,這群狗兒也是最無辜的受害者之一。

隔天,零下四度的這天,我正慶幸這是個天氣可以狗拉雪橇,因為長時間坐在雪橇上非常容易失溫。但一方面我也到不了原先預定抵達的冰帽一帶,因為融雪太危險了...

約莫四十分鐘後,我們停在一片壯觀的海灣附近,我的雪橇駕駛到了一杯咖啡給手快凍僵的我取取暖。他指著糖包意思問我要不要加糖。我微笑地搖搖頭,因為我知道他一定會加很多。

肥胖是這十幾二十年來格陵蘭人的一大毛病。

那年丹麥人引進了糖到格陵蘭,後來 Faxe Kondi sport drink (一種丹麥很流行的蘇打水,喝起來和雪碧一樣)也來了,スーパーコピー 時計在格陵蘭的運動場、商店大打喝這種飲料就能獲得體力的廣告。

但是,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們正確的使用糖與健康飲食的觀念。

我看著這位雪橇駕駛到了第二杯咖啡,然後加入了整整的三包糖。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moomi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