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DSC9027

世界最大沙島:芬瑟島

 

藉由在澳洲生活的經驗,趁著長達一周的假期,三五好友們匆匆在出發前兩天決定,向北開七八個小時,乘坐渡輪前往世界最大沙洲「芬瑟島」。

_DSC9016

復活節假期長度固然充足,也是全國觀光度假的尖峰時段,許多旅遊團都已額滿或是附加一連串的旺季費用,我們將原來的三天兩夜計畫縮減為兩天一夜。長122公里,總面積有1639平方公里全為純沙島的芬瑟島  Fraser Island,只有四輪驅動得以行駛其上,若有車也得提前申請澳洲荒野許可,島上為保留原始而自然的景觀並無太多開發,道路與照明都不甚完善,看來荒野經驗不足的我們,還是投靠旅遊團最為安全。

_DSC8544

下了船後一團人被指引上觀光導覽巴士,今天的司機兼導遊Steve,穿著讓我聯想到史懷哲的卡其探險裝,謹慎的控制巴士在崎嶇蜿蜒的砂岩路上,兩旁皆是豐富的雨林物種,時而蹬蹬地搖晃前進,時而需匯車讓道,邊用我們還不習慣的腔調講解著。他所熟知島的歷史與生態,繪聲繪影地提到一種名為Dingo的澳洲野犬聽來像狼,受到保護具有攻擊性。

IMG_0457

這個時候環境成了搖籃和催眠曲,我總是在睡睡醒醒中,在窗外一片枝葉刷地劃過頭靠著的車窗造成忽明忽滅裡,如夢似幻的到達一個又一個的水體,脫掉外衣直奔下水享受這個難得「任人擺佈」的輕鬆旅程。

海島上有高達100個沙丘湖,於是在瀏覽行程時我們興奮著討論哪家行程有包含湖A湖B湖C等等,其中最著名也最多行程囊括的就是第一站:麥肯錫湖Lake McKenzie,也是世界上最潔淨的淡水湖之一。

_DSC8554

透過映著藍天水晶湖面清晰可見白色細沙,雖說是旺季但也拜導覽團所賜,我想他們可能在暗地裡排開各車人潮,或者是太多美麗的湖可以去,湖中並非我想像的人滿為患。清澈的湖水沁涼平靜,沒有海浪的狂促,只有湖波的柔撫。因為觀光的興盛卻也沒忘記源本,若是遊客壞了美景,美景再也無法帶來遊客,於是人們盡可能地對這片美麗負責,宣導隨身帶著塑膠袋以及「請勿塗抹過量防曬乳或保養品下水」,實不相瞞,我到每個湖都情不自禁地盛了一口喝下。

_DSC8706

湖的最深處也只有五米,就算旱鴨子也能安心的走離岸邊一段距離,讓全身浸入含有少量營養素的湖水中。

接著車子奔馳在75英哩海灘75 Mile Beach,看不見盡頭連綿的海岸線,浪花不像記憶中的拍打,而是像無數海浪手牽著手,一層一層長條的浪披在沙灘上,緩緩地撫平細沙,而又趴著倒退回去,像薄玻璃像鏡子,一腳踩上去,藍天白雲破碎濺起。

_DSC8736

雖然看似平靜,卻隱藏危險的洋流和虎鯊,我們有許多機會得以下車踩踩水,但在海裡游泳是危險且禁止的,這時Steve補充道在沙灘上奔跑也是危險的,可能會引起Dingo的攻擊性。除此之外,大多數有申請開車上陸的旅客們,多在這海岸紮營,於是這條特殊的國家公路上,東邊是綿延海線,西邊是各式露營車或帳篷設備插著宣示自己領土的旗幟,有時也是輕航機跑道,寬廣的海灘自動分成兩線道,處處皆是景色,呼嘯於水上的吉普車隊也成為常見的圖像。

_DSC8950

天然海水Spa的香檳池Champagne Pools是睡夢中被載去的下一個水文景觀,位於75英哩海灘,走過一段健行步道,與淡水湖截然不同的景致映入眼簾。踩著堅硬海蝕的岩地小心翼翼地走入海池,等待著潮汐來的拍打,被支離成細緻泡沫在池中蔓延,如其名海岩像提供了精緻花紋的酒杯,給於海水爆發泡沫的良機。

_DSC8751

_DSC8755

_DSC8763

誰知道來海邊還要登山!於是休閒鞋與拖鞋的轉換、外衣與比基尼輪番上場的換裝技術也爐火純青。泡完水懶散地又在車上睡著,逼醒自己跟著行程爬上印第安角Indian Head是值得的,站在島的高點懸崖,看那綿延的海線與偶爾出現的巨岩打斷。

_DSC8905

_DSC8748

_DSC8854

在島上的度假村過夜,前述提到島上無太多開發,所以用餐和住宿的商家不多,跟著旅遊團把在島上所有的吃住都包辦了,連同兩天體驗巴士拉出桌檯、搬出馬芬蛋糕和熱水供泡茶泡咖啡的下午茶時間。原訂行程也偶爾會依照天氣和潮汐變更,經過導遊的解說,他將熱帶雨林調到了翌日早晨。

最早發生在島上的工業事伐木業,我們先魚貫穿過熱帶雨林到達當時運輸林木的中央車站。傾聽看不見蹤影的蟲鳴,雖然也不知道用途,但還是用手機錄了很多段聽起來像光劍的鳥叫。寄在濕潤根部的橘紅色珊瑚菌,一支支探頭 ; 看起來適合作為年輪蛋糕靈感的木段與蕈類 ; 史前植物皇帝蕨也是主要搜尋內容。靜河溪(wangoolba creek)在沙上不語,若不是陽光穿過枝葉的阻攔照在水面上閃爍,也不會發現這條沈默的小河。

_DSC8988

其中原先沒有列在行程上,卻是我最愛的一個點是Stonetool Sand Blow。來澳洲的其中一個願望是穿越中部沙漠,想不到先來一個環境稍微友好的沙塚演練演練,團員興奮的奔到一大片沙坡,腳印像是土上的螞蟻隊伍般小而整齊,爬到最頂端試圖滑下來,實質上沙粒太粗事與願違。

_DSC9226

_DSC9138

沙塚的高點可以看見藍色的海岸線又高出一截,沙漠與海,我想到了澳洲中部我是不可能看見的。

_DSC9156

_DSC9118

_DSC9228

今天另一個淺水湖是比拉賓湖Lake Birrabeen,雖然名氣沒有麥肯錫湖旺,但迷人程度不在話下。

_DSC9029

_DSC9027

又再度奔馳在75英哩海灘上,1935年擱淺於沙灘上的瑪希諾沈船,經過時間與潮汐進退,全身遺骸佈滿鏽痕,可見旗桅的屹立和雕花羅馬柱,長400英呎的陷於海岸線,靠海的那邊可以窺視艙內樣貌,靠沙這裡像是被斬首下方埋入沙灘。

_DSC8976

_DSC8960

在傍晚之際我們抵達渡輪港,正好在遊輪上看夕陽,直至離開島以前,我們仍然沒有緣分一瞥Dingo。

IMG_0571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Color

目前是接案平面設計師,和餐廳服務生。去過一些國家拼拼湊湊各種生活經驗,最愛在旅途中觀察超市裡的包裝、每個城市房子和窗戶的形狀、品嘗一道庶民家常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