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DSC

冬雪,哥本哈根

其實我不知道冬天要從哪一天開始算起。

十一月初剛吹過生日蠟燭的那個周五晚上,街上開來了啤酒車噴灑白色的泡沫,宣告聖誕啤酒正式開賣,那天酒吧裡都會提供印有聖誕佳節圖案的免費啤酒,街上擠滿了人潮,應該就算是冬天了吧。而從那天起,人們開始興致勃勃的猜測到底初雪什麼時候會下。

雪是一種神奇的自然現象,明明就住在高緯度的人應當對雪見怪不怪,但每當天空終於飄今年第一場雪時,人們仍舊會在廣場上仰著頭、張開雙手接起雪花。相對的,來自亞熱帶的我們偏偏就一點都不會對”氣溫突然飆高”這檔事而感到一絲興奮。或許,雪天生就是帶給人一種心平靜和的感覺吧。

但對於雪,丹麥(特別是哥本哈根人)又和瑞典、挪威不一樣。丹麥屬於溫和的海洋性氣候,北大西洋暖流的經過使得沿海的城鎮溫度比同緯地區高出五度,同時也降低降雪的機率。根據歷史統計,哥本哈根大約要每隔七年才能有下雪的白色聖誕節,因此丹麥人可能因此更期待下雪。而我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這幾年氣候異常的狀況特別嚴重,春秋兩季存在感逐被剝奪。連續好幾年夏天也長、冬天更是提早來報到。

十二月二號的早晨,落地窗外霧茫茫一片,我用雙手抹開了冰冷落地窗上的水氣—-下雪了哥本哈根。顧不得一頭亂髮與睡衣穿著來,我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公共廚房為了那更大一面地落地窗。早起的丹麥室友早就握著熱牛奶望著窗外,聽見我的到來,靜靜地轉頭說這會是個浪漫的聖誕節,對吧?
雖說他們也會因雪而興奮,但丹麥人仍舊保有一貫的冷靜優雅。面對的雪,他們內心彭湃卻不語,只會沉著地細細欣賞著雪。非得真要等到一夥人一同上街,才會人來瘋起來打雪仗、堆雪人。唯一一次看他們在廚房內真的失控的大笑大概是中庭有人裸奔在雪上翻滾的那天。
事實上,我還真的覺得雪本來就該屬於的北歐人。金髮、藍眼、高大纖瘦(令人羨慕的小腿),各個都像是時尚雜誌走出來的帥哥美女。他們看起來有些冷淡、有些距離,就像雪一樣冷豔高貴不說話;又彷彿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深怕一個髒腳印就破壞了整片純白的雪地。
可是,他們的內心卻比誰都來的溫暖細膩:宿舍裡總有人會烘焙蛋糕,他們不太會用力的敲著你的房門通知蛋糕出爐,只會默默地放在公共廚房貼上”歡迎盡情的吃”;在學校,一開學沒多久收到一封陌生電子郵件,寫著”我已經把整學期所有的讀本和個案找好了,這對國際學生們來講特別難找吧”,然後附上DROPBOX連結,但他卻從來沒在課堂上大聲宣布這個消息,甚至默默花了自己錢把個案全部買了下來分享給全班同學;教授也捨不得我們一直盯著電腦讀論文,影印費又太貴(其實跟台灣差不多,一張一元),於是自掏腰包每堂課抱著厚厚一疊文章發給全班;聖誕節期間,更總是不經意地收到聖誕小天使偷塞在個人櫥櫃的小禮物(好啦都大學生了在宿舍玩這個也有點幼稚)。當然,需要幫忙時他們總是義不容辭又真誠的伸出援手,在國際援助上丹麥更屢屢排名世界第一。冷靜與冷酷,一字差千里。

我換上了黑色大衣和雨鞋,走到了街上碰觸今年第一場雪。只見宿舍中庭已經有人把雪堆成了一個大球。再走到公園,一對父母帶著小孩打雪仗。調皮的孩子將雪球扔了過來,我輕丟了一小塊玩笑回擊,接著其他鄰居也來了,一群素昧平生的男女老幼就打起了雪仗。所以說,只要主動丟出雪球,他們總是願意與你同樂,看似冰冷卻又那麼溫馨。

次日早晨,中庭的雪堆上多了另一個雪堆變成了雪人。幾天後又有人加上了眼睛、鼻子和嘴巴。後來也有人幫他帶上了聖誕帽以及幽默地讓他長高成四堆雪球的雪人。
這個冬天,我最喜歡窩在窗邊沙發,把雙腿裹在毛毯裡加上一杯熱可可(然後變胖),然後對著雪人會心一笑—-這個我從來不知道是誰默默的幫他盛裝打扮的雪人。

聖誕快樂! 寒冷又溫暖的哥本哈根

(此文章由原作Lynn.C提供)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moomin

One thought on “冬雪,哥本哈根

  1. Nicole
    2016-01-06 at 14:07:07

    Like your post!Feel heartwarmi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