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SC_0039

【蘇格蘭】打工換宿,換得的不只是宿-飼育紐芬蘭犬

在Loch Tay湖畔短暫的待了四天,非常不情願的道別了Jo和David夫婦,搭了好幾個小時的公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雇主的家位於蘇格蘭中部偏北的The Black Isle,飼養了七隻紐芬蘭犬(Newfoundland),牠們體型巨大,故鄉在加拿大東海岸的紐芬蘭島,訓練後可以拉車、駝運和在水裡救人,而我的工作就是幫忙照顧牠們,散步、餵食、清理狗舍等,除此之外也得幫忙一些簡單的家務。

DSC_0039

 

剛開始的日子過得挺愜意,每天依照心情選擇不同方向、不同條路線遛狗,正好可以深入探索這個地區。不過狗兒們不僅巨大,脾氣也大,有時拉著妳狂奔,有時又趴在地上賴皮,死拖活拉都不肯移動,一人一狗時常上演路邊僵持戲碼,而路過人們的臉上總是會有著一抹同情的微笑…………

DSC_9484

DSC_9503

 

有時男主人去附近小鎮接送女兒上課或辦事,會順便帶我去晃晃,Green House是Dingwall小鎮上的慈善二手店(charity shop),樓上則是自營的咖啡館,每隔兩週的禮拜四晚上,會有Open Mic的活動,想表演的人都可以上台,所以永遠不知道今天哪些音樂家會出現,或是他們要表演什麼曲目,簡直跟蘇格蘭的天氣一樣充滿驚喜。比起演唱會,這更像是個音樂交流會,有些人分享自己寫的歌,有些人分享最近剛練的曲,還有人說:「大多數的蘇格蘭人都住在山的影子下,這首 “ The shadow of the mountain ” 獻給蘇格蘭人。」

DSC_0017

DSC_0026

DSC_9411Dingwall小鎮的跳蚤市集

 

某天的晚餐後,男主人和我坐在客廳喝酒聊天,突然來了一通電話,原來是鄰鎮有艘帆船擱淺,希望他午夜漲潮時能幫忙將帆船拉離岸邊,身為職業跟屁蟲的我當然不願放過這個機會。我們瑟縮在岸邊等著漲潮的來臨,「Wait for the tide.」,在我有些失去耐心問何時才能開始時,滿頭白髮的船主人望著大海,冷靜的說了這句話。凌晨一點半時船主終於發號施令,由他掌舵,船首與船尾的人合力推拉,在好幾個大男人一起努力了40分鐘後,總算成功的讓船浮起,重新回到碼頭停泊。

DSC_0056

DSC_0050

 

愜意的日子僅只一個多禮拜,外出度假的女主人回來了,她對於男主人指派給我的工作量不太滿意,更當面質疑我說謊編造了自己做過的工作,於是命令我減少遛狗的時間,開始徹底打掃家裡:第一天清理門廊與樓梯,第二天打掃廚房並重新排列所有物品,第三天打掃廁所,第四天…第五天…,聽著她的計畫我有點頭暈,這可不是一般人的家,這麼多隻大狗共同生活的房子,不誇張的說,沒有一處地方是乾淨的,更確切的說,整個家都非常髒亂。

DSC_9697

11358631_10203478418035731_1276483128_n

11358849_10203478418275737_515194384_n

11355589_10203478418795750_1519811920_n

 

更倒楣的是即將加入我的夥伴,她抵達的隔天就要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清潔工作,我開始思索是否應該放棄,原因是這已與當初在網站上看到的工作內容描述不同,女主人的不信任更讓人覺得不值得再做下去。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不負責任的逃避行為,但打工換宿是非利益性質的交換,合則來不合則去,在雙方關係惡化的情形下,或許離開是較好的選擇。

 

只是離開之後我們該何去何從﹖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talltall

發表迴響